当前位置:黄山就业服务 > 劳务派遣 >

[转帖]泣血控诉


广告位API接口通讯谬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协助

泣血控诉申诉状
控诉人:郑世群女1965年1月12日出生、汉族、住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站塘路栈塘小区13栋13号 身份证号:340103196501122525 电话:13705602155被控诉人:(2014)瑶民一初字第00298号审讯长(顾书怀),
(2014)合民一终字第02520号,审讯长(张洁)
(2016)皖01民再字62号审讯长(王亚明)
几审法官不作为、乱作为在审理本案中贪污受贿、秉公作弊、共同联盟坑骗财物,官官相护、枉法裁判。
控诉人郑世群坚定不平几审法官在审理本案不管证据,证人证言,不考查取证,办金钱案,人情案,故意支持被告王林、王广年合伙骗取财物(价值5百多万),枉法裁判。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》片面依法治国,维护社会主义偏心正义。司法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,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具备重要引领作用,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具备致命破坏作用。所谓公正司法就是遭到损害的权益,必然会失去掩护和救援,违法立功流动必然要遭到制裁和处罚。假设控诉人经过司法措施不能包管自身的合法权益,那司法就没有公信力,控诉人也不会相信司法。
控诉人从2014年经过处所司法处理,处所司法糜烂不公,形成冤假错案。控诉人经屡次司法局部求助公正处理,而无人理睬哀告无门,司法糜烂侵害的不仅仅是本控诉人的合法权力,更是法律的尊严和威望,是控诉人对社会偏心正义的决计。法律原来应该具备定分止争的性能,司法审讯原来应该具备结局性的作用,假设司法不公,人心不平这些性能就难以完成。一纸枉法判决就不可以给控诉人的正义,也不能解开控诉人的‘心结’。‘心结’没有解开,案件也就没有真正了却。只管处所司法糜烂,强行恶意骗取了控诉人的产业,只需共产党在,控诉人决不放弃控诉,这帮恶权利团伙糜烂分子把《中华人民共和国》制订的法律当儿戏。
一、起诉还钱需求的证据,必需提供下列证据
提供可以证实债权债务关系存在的借据、欠条或借贷合同等书面证据,没有书面的应该提供构成债权债务关系的工夫、地点、金额、并提供有利弊关系的证人、证言或证据线索。
二、仅有转账凭证主张借款难获支持的案例
经过银行转账的模式将10万元借给对方后,经屡次催要对方不断拒绝还款,故诉至法院,申请判决对方归还10万元借款及利息,为支持诉讼申请,对方向法院提交了银行转账凭证。对方辩称,所借款不是理想,而是归还自身的借款,自身素来没有向对方借过款。
法院经审理以为,案件中对方不能提供借条,借款合同,借款借据,欠条等书面质料,对方提供的证据,仅能证实单方存在资金往来,不敷以证实涉案款项的性质,对方提交的证据,不敷以证实其与原告之间存在借款合同关系。
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官方借贷案件实用法律若干成绩的规定》第十七条:被告仅根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事诉讼,原告抗辩转账系归还单方之前借款或其它债务,原告该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实其主张后,被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创立累赘举证证实责任。
三、在本案中对此安徽省人民查看院、皖检民(行)监(2015)34000000164号
王林与郑世群之间创立借贷关系缺乏证据证实。王林主张单方借贷关系的证据,仅仅就是银行转账记载,此证据属于直接证据。法院仅凭直接证据就径行认定借贷关系创立不当。证人王广年称实践借贷人是其自己,且申明有借条在王林处,而王林否认有借条存在,对于如此巨额借款无借条不合常理。那么法院以为王林没有借条、欠条。我问一句‘王林与王广年到底是什么关系?’借一百万不打借条、欠条就给他一百万。是不行能的。
王广年在案件审理时期,屡次暗示自己系实践借款人,法院为什么不查清算想,追加王广年为案件当事人,以查明案件理想,原审法院没有正的确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三十二条的规定,告诉王广年参与诉讼,属于实用法律谬误。
控诉人坚定不平这几份匪夷所思的判决。控诉人只需没有用她们一分钱,就不能强行恶意骗取我的产业。
请各位率领仔细考查,必然要为我一个手无寸铁不懂法律的妇女作主。
控诉人郑世群、电话:13705602155

2018-09-14